新闻资讯

技术点亮品牌,服务创造价值+

银发族再次拥抱职场

发布时间:2022/12/23 14:03:43 分类:行业资讯

清晨的阳光包裹住炉灶上热腾腾的水蒸气,和着面皮的清香,新的一天就这样缓缓舒展开来。3位头发花白的老人,围着这团混合了阳光的水雾,开启了奔赴诗与远方的一天。

湖南株洲有家宝南饭店,3位耄耋老人是这家饭店的合伙人。在去年11月,这家饭店开张,余爷爷做蛋饺,马爷爷和妻子做饺子,魏爷爷负责招呼客人。3位合伙人每天工作6个小时,下午偶得空闲还会相约散步、下棋、拍照。

“宝南”寓意着“宝藏般的南方”,短短两字也将爷爷们的前半生勾勒出来。3位爷爷都来自北方,因为工作原因被调配到了中车株机公司,弹指一挥间,半个多世纪已然从指缝中溜走,北方小伙成为了南方老人。退休后,三人一合计,决定开饭店赚钱,攒上一笔钱买房车,再一起旅游。

未来,企业们会看到越来越多的“余爷爷”“马爷爷”“魏爷爷”开启自己事业的第二春。

事业重启

去年年底,《关于加强新时代老龄工作的意见》出台,文件指出要探索适合老年人的灵活就业模式,鼓励老年人继续发挥作用,把老有所为同老有所养结合起来,完善就业、志愿服务、社区治理等政策措施,充分发挥低龄老年人作用,深入挖掘老龄社会潜能,激发老龄社会活力,推动老龄事业高质量发展。

传统文化提倡的是“苦尽甘来”,在拼搏半生后,老年人可以名正言顺地享受人生成果,颐养寿命。“含饴弄孙”描绘的正是怡然自得的老年生活画卷。但社会为何反其道行之,鼓励企业拥抱本该颐养天年的老人?

坐标四川成都的一家养老服务中心,这里住着的40多名老人由7名护理员共同照顾。在这些护理员中有4人的年龄已在60岁以上。其中,68岁的董云富年纪最大。

天刚蒙蒙亮,董云富就要开始一天的工作了,为老人换尿布、洗脸刷牙、喂饭……他手脚麻利,各项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叫人看了很安心。他轻轻地将老人靠在自己的身上,将身体当作支点,再用手臂把老人圈住,费力地将他抱往轮椅上。

对于一位年迈古稀的老人来说,这种体力活并不轻松。当他使劲的时候,额头上的皱纹紧紧地纠缠在一起,就像一堆理不乱的麻绳。

“以老养老”已经成为了一种行业趋势,但“以老养老”服务者年龄大,相关知识的培训接收能力有限,知识和技能掌握得不扎实,再加上体力和精力不比年轻人,这种模式一直饱受争议。

有养老院院长认为“以老养老”的背后更多的是无奈,将老人送往养老服务中心被传统文化视为不孝。尽管老龄化程度不断加剧,但该市场一直都没迎来发展的膨胀时代,这也导致了行业薪酬一直没有起色,年轻人更愿意前往酬劳更高的工厂上班,因而我国社区服务、养老服务面临很大的人才缺口。

“因为这个行业的特殊性,护理员首先不能嫌弃老人,才能做好工作,像年轻一点的人不愿意从事这个工作。再说护理员的待遇也不算很高,所以就存在护理员年龄偏大的情况,而且比较难招人。”

但对于董云富来说,这却是一份求之不得的差事。

2011年,董云富望着猪圈里横死的十几头猪有些发蒙,这是他全部家当,但一场猪瘟却把他所有努力付之东流。来不及悲痛太久,他便急着寻找新的营生。

“我能做什么呢?”他在心中暗自询问,自己年纪大了,合适的工作只有值班保安。他挠挠头,这份差事需要熬夜,又对心脏不好,而自己早就过了“将就”过活的年纪。就在他犹豫是否接受这份保安工作时,一位老友介绍他前往养老服务中心当护理员,每月工资两三千元。

“不用熬大夜,更重要的是,在养老院工作,我和老人们吃住在一起,饮食、生活习惯都很符合,自己也相当于在养老。”董云富兴奋地描述着自己的养老计划——等70岁退休,攒一笔钱,他也要住养老院。

解救“用工荒”

这个故事背后折射出目前一些低门槛行业面临的困境。

8月底,“中国老年人才网”正式上线,企业既可以在这里浏览老人自主发布的求职信息,也可以自主发布招聘信息。这也让老年人再就业话题走进舆论的中心。

该就业网站最初的岗位总计81个,受聘地点均在北京,这些职位大都是养老机构院长、养老销售、医务社工、护士、养老客服等,工资水平在3 000~30 000元不等。

不仅是养老行业开始欢迎老年人就业,中国麦当劳也已经连续3年向社会发出招收退休人员做服务员的邀请。根据招聘信息内容,退休老人在麦当劳实行弹性工作制,每天工作4到8小时。

餐饮、养老服务中心、保洁、安保等行业正面临着“用工荒”,这些行业工作强度高、福利待遇不高、晋升机会小,多数餐厅的玻璃门上常年贴着招聘信息,却鲜有年轻人问津。对于这部分企业而言,招聘退休人员前往对年轻人吸引力不大的“低门槛”岗位,不失为解决“用工荒”的一种方法。

在日本,退休老人重返职场,选择的工作岗位也大多集中在护工、司机、邮递员、收银员、清洁工等岗位。日本富山县高岗市的薮田义光还以93岁高龄成为“日本麦当劳年龄最大员工”。

同样在韩国政府会举办银发招聘会上,公布的岗位也大多为司机、住宅、保安、垃圾分类、送快递等。

并且我国60岁及以上人口中,60~69岁的老年人口占55.83%。这些老年人大多具有知识、经验和技能的优势,身体状况尚可,强大的基数也给企业招聘老人提供了土壤和可能。

其实,在我们国家,老年人参与工作的现象由来已久,董云福并不是少数。他们大都为维持生计被迫参与到工作中。随着人口平均寿命不断延长,国家养老金压力也在增大,将来会有越来越多的不愁生计但却有心维持退休前生活质量的老人再次拥抱就业市场。

不管是农村还是城市地区,退休前的工资收入与退休后的养老金存在一定差距,这已然是客观事实。

日本曾面向再就业老年人展开了一项再就业原因调查,非单选的回答中,为保障生活质量这一原因位居首位,77%的老人都勾选了这一选项。数据显示,年轻人认为至少需要163万元才能过上舒适的退休生活。而想要衣食住行更加精致,实现体面养老的话,老人则需要360万元。

还有业内人士认为,目前,我国正采用延迟退休政策来应对人口老龄化问题,但部分职场人正在经历“35岁危机”。更何况年龄超过60岁,企业留用这部分低龄老人的意愿存在不确定性,这一批被辞退、但未达到退休年龄的低龄老人也给低门槛行业提供了人力。

对于低门槛行业的企业而言,这些再就业老人接受过较高的教育、更有耐心,再加入这些行业之后,或许也会倒逼行业迈入发展的新里程。

当然,退休老人也并非不适用于技术导向的企业。

重庆医科大学附属儿童医院里,78岁的神经内科主任医师任永平的诊室门口每天都门庭若市。在医院的帮助下,他甚至开通了直播账号,进行线上问诊。

“因为单位里来了很多年轻人,我又是高级工程师,单位希望我能够再干几年,带一带年轻人。”在快要退休之际,一家航天科研单位的高级工程师谢培香选择接受单位返聘,继续发挥余热。

不过对于这些技术导向的企业而言,老人精力与体力有限,与最新技术和知识存在断层,在用人单位被“歧视”是客观事实。被单位返聘的退休老人要么身体素质过硬,要么专业素养过硬。

至于那些退休的大多数技术型人才,小企业则是他们很好的再就业摇篮。多年积攒下来的经验和资源,或许能够帮助这些小企业渡过难关。

老年人再就业的B面

疫情之下,不少企业都开始减负前行,低门槛行业尤甚。而企业选择聘用老人还能节约一笔成本支出。

企业压榨性用工成本就是一种饮鸩止渴的方式,无法得到保障的老人终究少了再次就业的勇气。

根据最高院的相关司法解释,已经享受养老保险待遇或领取退休金的退休人员再就业的,不属于《劳动法》《劳动合同法》规定的劳动者,与招工单位不建立劳动关系,因此,对于形成劳务关系的,劳动者已经办理退休手续,享有社保待遇,聘用单位无须为其缴纳社保。

也就是说,企业招聘退休人员不必为其购买五险一金等,更不存在产生经济补偿金、赔偿金的法律问题,节省了成本。

不过这也导致了老年人再就业得不到保障。

苏天民老人提起那段再就业经历百感交集。

通过在建筑行业工作的堂弟,有从业经历的苏天民进入了热火朝天的工地,从事材料核算以及统计工程进度的工作。尽管一周只有一天的休息时间,但勤勉刻苦的老人并没有抱怨,每天深入20多幢楼的工地忙碌着。为了周一呈报报表,他还经常周日加班至深夜。

就这样,老人的退休生活被工作填充,虽然忙碌但好在充实。然而这仅仅是序曲,2年后,再就业的进行曲戛然而止。

公司因资金问题暂停施工,老人向公司请辞,并讨要欠薪和加班费,却惨遭拒绝。老人找到辖区劳动仲裁部门进行咨询,却被告知:“退休人员没有和公司签订劳务合同,不具备仲裁裁定的基本资格和条件。”

老人攥紧了手中的申诉资料,终究是没有再说什么。

北京师范大学政府管理学院组织与人力资源系副教授李永瑞用“无序、缺位、分层、自雇”4个关键词深刻地总结了当下老年人再就业现状。

“无序”是指相比年轻人有就业指导中心等机构而言,社会上缺少针对老年人的就业服务机构和平台。在日本千叶县的我孙子市有一家银色人才中心,老人在这里可以找到合适的就业机会。类似的老年人雇佣安定中心遍布全日本,也方便企业招聘合适的人才。

“缺位”是指缺乏责任主体、政策支持和保障措施,没有专门部门和机构负责管理老年人就业市场。只有老年人就业权益得以保障,他们才能创造更大的价值。在相关机制尚未建立完善之前,企业需要为这些员工撑起保护伞。

2007年,宝马在慕尼黑丁戈尔芬工厂率先打造了一个特殊团队——“老员工生产线”,并引入了70项保障措施保障老员工的身心健康:办公室配备缓解身体疲劳的智能工作椅;车间里铺设有利于保护膝关节的软木地板;厂房角落摆放天然绿色植物等……

此外,工厂还聘用专业的体能教练,带领员工一起在保健区做放松操。在保障之下,“老员工生产线”效率竟然比其他年龄组还高。

“分层”是指老年人就业需求也是分层次、多样化的,但社会为老年人提供的岗位少之又少。“自雇”是指老年人多数靠自己就业,想找份工作,面临着年龄关、岗位少、工种单一、专业门槛高等重重难关。

企业压榨性用工成本就是一种饮鸩止渴的方式,无法得到保障的老人终究少了再次就业的勇气。而企业也缺少了低成本触及劳动力的方式之一。在这种用工环境下,只有真正涉及到生计问题,老人才会走入职场中。

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办公室的数据显示,我国老年人就业率持续下滑,从1990年的14%下降到了2015年的8%。中国人民大学老年学研究所所长杜鹏表示,目前我国60岁以上就业的老人只有5%,农村老人就业比例较高,在40%左右。

像余爷爷、马爷爷、魏爷爷这样,为诗和远方奋斗的老人终究不是多数,老年人再就业这条路依旧漫长。而企业想要通过相对低成本的老年就业人员创造更大的价值,也必须推动整个体系的完善。

电影《实习生》中,70岁的退休老人去一家时装电商公司应聘时,这样说:“音乐家并不退休,只是他们心中再无音乐时才收手。”我们希望未来这些音乐家将有更大的平台展示自我,与企业们共奏未来的交响曲。


你还有其它问题?
联系我们:
400-8531-676
查看详情